ADC药物凭借靶点清楚、技术成熟、选择性好等多重优点,成为近几年抗癌领域的研究热点。从2000年第一款ADC药物被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后,发展到如今已经历经三代。第三代ADC药物DS-8201在2019年获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接受过2种或以上抗HER2疗法的无法切除或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,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希望。

DS-8201作为一种新型抗体-药物偶联物,由抗HER2的人源抗体和Ⅰ型拓扑异构酶抑制剂组成。这款ADC药物兼具了抗体药物的靶向性和化疗药物的强大杀伤能力,针对侵袭性较强的HER2乳腺癌有着治疗奇效。就SABCS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来看,在针对184例患者的药物治疗过程中,在经过了20.5个月的随访后,目前仍有37例患者在接受DS-8201的治疗,12个月总生存率为85%、18个月总生存率为74%、疾病控制率为97.3%、临床获益率为76.1%。就以当前的结果来看,ADC药物——DS-8201(ORR>60%、PFS16.4个月)已经大幅度超过了二线标准方案T-DM1的治疗效果(ORR43.6%、PFS9.6个月),可谓拥有着巨大的临床潜力和前景。

目前用于治疗HER2乳腺癌的药物主要有曲妥珠单抗,该药物在复发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中有着重要作用。它能够有效地延长生存期和进展期,并能够提高生存率。特别是针对化疗无效的患者,曲妥珠单抗也能起到部分作用。但随着治疗的深入,很多患者出现了预后不佳,耐药性差的情况,而且由于无法突破脑部屏障,曲妥珠单抗针对发生脑转移的乳腺癌患者也无法发挥治疗作用,新一代ADC药物DS-8201有效解决了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中耐药性问题,而且是由包含两个通过特殊结合物连接在一起的核心功能组成部分:抗体+化疗药物。抗体部分就好比导弹的制导系统,负责精准找到癌细胞,抗体部分可以通过精确制导,锁定癌细胞位置;针对乳腺癌脑转移患者的治疗中,其可以高效通过血脑屏障,突破了既往传统ADC药物对于脑转移疗效似乎要逊色于TKI(酪氨酸激酶抑制剂)疗效的印象认知。DS-8201凭其出色的治疗效果,将其称为超级ADC药物也不过分。

DS-8201的综合临床研究成果,可谓是“实力抢镜”,其不只针对乳腺癌有着优秀表现,在胃癌、肺癌、结直肠癌等治疗过程中也展现出非凡潜力。在ADC药物不甚光彩、屡战屡败的研发史上,DS-8201可谓是一次华丽的逆袭,其后续表现值得更多期待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权行为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